沼泽王的女儿(四)

2019-02-25 00:46:24 耕爱网

安徒生童话

沼泽王的女儿 目录


  “你的艰苦的日子不久就会到来的!”威金人的妻子说。“对我说来,那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如果把你作为一个孩子放在大路上,让夜风把你吹得睡去,那也许对于你是有好处的。”

  威金人的妻子哭得流出悲痛的眼泪,怀着忿怒和苦痛的心情走开了。她走到那张挂在大梁上、把堂屋隔开的毛毯后面就不见了。

  这只缩作一团的青蛙单独蹲在一个角落里。周围是一片深沉的静寂;不过一种半抑制住的叹息声不时从她的胸中发出来。一种新的生命仿佛在痛苦中、在她心的深处萌芽了。她向前爬了一步,静听着。于是她又向前爬,用她笨拙的手握着那横搁在门上的沉重的门闩。她静静地把门闩拉开,静静地把插销抽掉。她把前房里那盏闪动着的灯拿起来。一种坚强的意志似乎使她鼓起了勇气。她把地窖门上的铁插销取出来,然后轻轻地爬进囚室里去。他睡着了。她用冰冷和粘湿的手摸了他一下。他一睁开眼睛,看见这只奇丑可憎的动物的时候,就打了一个寒颤,好像看见了一个邪恶的幻象似的。她把刀子抽出来,割断他的绳子.同时对他示意,叫他跟着她走。

  他口中念出一些神圣的名字,同时划了十字。这动物丝毫没有改变它的形状,于是他念出《圣经》上的话来:

  “一个人能为穷困的人着想是有福的;在他困难的时候上帝就会救助他!①你是谁?你从什么地方得到这样一个动物的形体的?但你却是那么温柔慈善!”

  ①见《圣经·旧约全书·诗篇》第四十一篇第一节。通行中译本中译为:“眷顾贫穷的有福了,他遭难的日子,耶和华必搭救他。”

  这个蛙形女子示意,叫他跟着她走。她领着他在掩蔽着他的帷帘后面,在一个静寂无人的走廊上走,一直走到马厩里去。她指着一匹马给他看。他跳上马,她也坐在他的面前,紧紧地抓住马鬃。这囚徒懂得她的意思。他们赶着马急速地奔上一条路——这条路他自己是决不会找得到的。他们向一块广阔的荒地上驰去。

  他忘记了她丑恶的形体。他通过这个怪物的形象,感觉到上帝的仁慈和恩典。他虔诚地祈祷,虔诚地唱着赞美歌。这时她就发起抖来。难道是赞美歌和祈祷在她身上发生了作用,或者是那快要到来的寒冷的黎明,使她发抖吗?她现在起了一种什么情感呢?她高高地站起来,想勒住马,跳到地上。可是这位信仰基督的神甫用所有的气力把她抱住,同时高声地唱了一首圣诗,好像这就可以解除使她变成可憎的青蛙的那种魔力似的。马更狂野地奔驰起来。天边在发红,初升的太阳从云块里射出光彩。阳光一出现,青蛙也就变形了。赫尔珈又成了一个充满邪恶精神的美女。他怀里抱着这样一个绝美的姑娘,心中不禁感到非常惊骇。他跳下马,把它勒住。他相信他现在又遇见了一种新的破坏性的魔力。不过年轻的赫尔珈也同时跳下马来,站在地上。她身上的短短童装只达到她的膝头。她抽出腰间的快刀,跑到这位惊愕的神甫面前来。

  “等着我吧!”她大声说。“等着我吧,等着刀子捅进你身体里去吧!你简直白得像草一样!你这个奴隶!你这个没有胡须的家伙!”

  她逼近他。他们你死我活地斗争着,不过上天似乎给了这个信仰基督的人一种看不见的力量。他牢牢地抱着她。他们旁边的那株老栎树也来帮他的忙,因为它半露在地面上的根似乎要抱住这女孩子的脚——事实上已经把她缠住了。在他们附近有一股泉水在流动着。他把这新鲜的水洒到赫尔珈的脸上和颈上,命令那不洁的废气散开,同时依照基督的教规祝福她。可是这作为洗礼的水对于她不发生作用,因为信心的源泉还没有从她内心里流出来。

  但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也表示出他的力量——他的行动产生一种超乎常人的力量,足以对付这种凶猛的魔气。他的行动似乎降服了她:她垂下手,用惊奇的眼光和惨白的面孔望着他。在她看来,他似乎是一个知道一切秘密法术的、有威力的魔法师。他似乎在念那神秘的尤尼文①,在空中划着魔术的符号!如果他在她面前挥着明晃晃的尖刀或利斧,她也决不会眨眼睛的。不过当他在她的眉间和胸口上划着十字的时候,她就发起抖来,于是她就坐下来,垂着头,像一只驯服的鸟儿一样。

  ①这是北欧古时的一种文字。

  他温柔地对她讲起她头天晚上为他所作的善行。那时她以一个面貌可憎的青蛙的形态向他走来,割断他的羁绊,把他引向生命和光明的道路。他对她说,她被缚得比他还牢,但她也会和他一起走向生命和光明。他要把她带到赫得埠去,带到神圣的安斯加里乌斯那儿去。在这个城市里,他可以解除她身上的魔力。不过当他骑上马、领着她走的时候,他不敢让她坐在他前面,虽然她有这个意思。

  “你应该坐在后面,不能坐在我的前面!”他说。“你的妖魁的美是从魔力中产生出来的——我害怕它。但是信心会使我得到胜利!”

  于是他就跪下来,热忱地祈祷着。

  这时静寂的山林仿佛变成了一个神圣的教堂。鸟儿开始唱着歌。好像它们也是新信徒中的一员。野薄荷发出香气,好像就是龙涎香和供香。他高声地念着福音:

  “上天的光明现在降到我们身上,照着那些坐在黑暗中和死神的阴影里的人们,使他们走上安息的大道!”

  于是他谈起永恒的生命。当他正在讲的时候,驮着他们没命地奔驰的那匹马也在一些高大的黑莓子下面停了下来,好使得那些成熟多汁的莓子落到小赫尔珈的手中,自动献给她作为食品。

  她耐心地让神甫把她抱到马上。她像一个梦游病者似地坐着,既没有完全睡,也没有完全醒来。这位信仰上帝的男子用树皮把两根枝子绑成一个十字架。他高高地把它举起来,在森林中骑着马向前走。他们越向前走,就发现树木越浓密,简直连路径都找不到了。

  路上长满了野李树,因此他们不得不绕着走。泉水没有形成溪流,而是积成一潭死水。他们也得绕行过去。森林的凉风给人带来了力量,令人神清气爽。温柔的话语也产生出同样的力量——这些话语是凭信心、凭基督的爱、凭一种要把这迷途的孩子引到光明和生活的路上去的那种内心的渴望而讲出来的。

  人们说,雨点可以滴穿坚硬的石头,海浪可以把石崖的尖角磨圆。滴到赫尔珈身上的慈悲的露水,也可以打穿她的坚硬,磨圆她的尖角。但是人们却看不出效果;她自己也看不出来。不过埋在地里的种子,一接触到新鲜的露水和温暖的太阳光,知道不知道它身体里面已经有了生长和开花的力量呢?

  同样,母亲的歌声不知不觉地印在孩子的心里,于是孩子就喃喃地学着这些声音,虽然孩子不懂得其中的意义。这些声音后来慢慢代表一种思想,它的意义也就愈变愈清楚了。上帝的话语,也跟这一样,能发挥出创造的力量。

  他们骑着马走出森林,走过荒地,然后又走进没有路的森林。在黄昏的时候,他们碰到了一群强盗。

  “你是从什么地方偷来这个漂亮的姑娘的?”强盗们吼着。他们抓住马的僵绳,把这两个人从马上拉下来,因为他们的人数很多。神甫除了他从赫尔珈身上取来的那把刀子以外,没有带别的武器。他挥着这把刀子来保卫自己。有一个强盗举起斧头,但是这位年轻的神甫避开了,否则他就会被砍着了。斧头深深地砍进马的脖颈里,弄得血花四溅,这动物就倒在地上。这时小赫尔珈好像是从她长期梦境中醒转来了似的,急忙跑过来,倒在这个正在断气的动物身上。神甫站在她面前作为她的护卫者来保护她,不过另一个强盗把一个铁锤向这基督的信徒的脑袋上打来。他打得那么猛烈,血和脑浆喷满一地。神甫倒在地上死了。

  这些强盗抓住赫尔珈的白手臂。这时太阳已经下山了,最后一丝阳光也消失了,于是她又变成了一只丑恶的青蛙。她半边脸上张着一个白而带绿的嘴,手臂变得又细又粘,长着鸭掌的大手张开来,像一把扇子。强盗们见了害怕、便把她放了。她站在他们中间,完全是一个可憎的怪物。她显出青蛙的特性,跳得比她自己还要高,随后就在丛林中不见了。这些强盗认为这一定是洛基①或者别的妖魔在恶作剧。他们恐惧地从这地方逃走。

  ①洛基(Loki)是北欧神话中的一个神仙。

  圆圆的月亮已经升起来了,发出美丽的光辉。小赫尔珈披着一身难看的青蛙皮,从丛林里爬出来;她站在神甫的尸体和被砍死的马的尸体旁边,用哭泣的眼睛望着他们。青蛙的脑袋里发出呱呱的声音,好像一个孩子忽然哭起来似的。她一下倒在神甫身上,一下倒在马身上。她那变得更空更大的长着茧的手,现在捧着水,洒在他们身上。这时她懂得了:他们已经死了,永远也活不转来。不久野兽就会走来,咬他们的尸体。不成!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因此她就掘着土,能掘多深就掘多深。她要为他们挖一个坟墓。

  但是除了一根坚硬的树枝和一双手以外,她再也没有其他的器具,手指间长着的蹼被撕开了,流出血来。最后她看出她的工作不会有什么结果,于是就取些水来,把死人的脸洗了,然后把新鲜的绿叶盖在他的脸上。她搬来一些大树枝架在他的身上,再用枯叶填满其中的空隙,又尽力搬了一些大石头来压在他身上,最后又用青苔把空处填满。这时她才相信,坟墓是坚固和安全的。这一夜就是在这种艰苦的工作中过去的。太阳冲出了云层。美丽的小赫尔珈站在那儿,完全是一个美的形象。她的双手流着血,红润的少女的脸上第一次出现泪珠。

  在这种转变之中,她的两重性格仿佛就在她的内心里斗争。她整个身体在颤抖着。她向四周望,好像她是刚从一个噩梦中醒来似的。她跑向那株瘦长的山毛接,紧紧地抱着它作为倚靠;不一会儿她忽然像一只猫似地爬到树顶上,抓住它不放,她像一个受了惊的松鼠,坐在那上面。她在寂静的树林中这样呆了一整天。这儿一切都是沉寂的,而且像人们说的那样,没有生命。没有生命!但是这儿却有两只蝴蝶在飞,在嬉戏,或互相追逐。周围有许多蚁穴——每一个穴里有无数忙碌的小居民在成群地走来走去。天空中飞舞着数不清的、一群一群的蚊蚋。嗡嗡的苍蝇、瓢虫、金色的甲虫以及其他有翅膀的小生物也飞过来了。蚯蚓从潮湿的地里爬出来,鼹鼠也跑出来了。除了这些东西以外,四周是一片静寂——正如人们所说的和所理解的一样,死一般的静寂。

  谁也没有注意到赫尔珈,只有几群喜鹊在她坐着的那株树顶上飞着,叫着,这些鸟儿,怀着大胆的好奇心,在她身旁的枝子上向她跳过来,不过只要她一眨眼,它们就逃走了。它们不理解她,她也不理解她自己。

  薄暮时,太阳开始下沉。她变了形,又重新活跃起来。她从树上溜下来。等到太阳最后的光线消逝了,她又成了一只萎缩的青蛙;她手上仍然长着撕裂了的蹼。不过她的眼睛射出美丽的光彩;这种光彩,当她有一个美丽的人体的时候,是不曾有过的。这是一对温和的、虔诚的、少女的眼睛。它们虽然是长在青蛙的脸上,却代表一种深沉的感情,一颗温柔的心。这对美丽的眼睛充满了眼泪,流出安慰人的、大颗的泪珠。

  在她建造的那个坟墓旁边仍然有着那个由两根树枝绑成的十字架——这是那个死者的最后的作品。小赫尔珈把它拿起来,这时心中想起了一件事情:她把它插在石头中间,竖在神甫和死马的上面。她的悲哀的回忆使得她又流出眼泪来。她怀着难过的心情,在坟墓周围的土上划出许多十字,像一道好看的围墙,当她用手划这些十字的时候,手上的蹼就像撕碎了的手套似地脱落下来了。当她在泉水里洗濯并惊奇地望着她柔嫩的手的时候,她又在死者和她之间的空中划了一些十字。于是她的嘴唇颤抖起来,她的舌头在动;那个神圣的名字——她在树林里骑着马的时候,曾听见人唱过许多次,念过许多次——也在她的嘴上飘出来了。她念:“耶稣基督!”


沼泽王的女儿 目录